当前位置:<主页 > 中心园区 >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 >

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



    怎样才是一个幸福的社会?这不是大哉问,而是实践的问题。

    一群生于开台内海的台江子弟,从八十岁到十三岁,阿公与孙子合力,在中秋节前夕,呼朋引伴,齐聚故乡老茨,有的吹萨克斯风,有的吹洞箫,剥着自家种的红柚,围桌开讲,赏乐也赏月。

    说是赏月赏乐,究其实,究其乐,乐在老中青三代重温台湾乡土的温暖。

    中秋刚过,这是台江十三佃正在发生的故事。

    一位住在这里的阿嬷,第一次参与古茨音乐会,她穿着郑家的族T,红通通的喜气,映着笑开的眼。

    我们有幸与阿嬷同乐。

    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

    十三佃,道光年间由十三位佃户共同起建的老村落,去年刚办完台江社区博物馆走读活动,今年中秋,近百年的门口埕,成了音乐剧场。

    这个故事的背后,有着大庙兴学推动一村一庙一乐团、一村一庙一学堂、台江流域治理的幕后故事。

    台江大庙兴学运动,由社大台江分校、海尾朝皇宫,结合台江各村大庙,在十年前发起推动,如今已有八座大庙成立大庙兴学子弟乐团,有的一团,有的二团⋯⋯有的学传统音乐,有的练习西式乐器,每週在村中学习,每週也在村中创造在地最日常的音乐社群活动,丰富村落音乐文化活动密度。

    这一场台江老茨中秋音乐会,就由大道公洞箫、萨克斯风乐团,二、三十位师生,共同接力演奏,中间穿插守护台江河川的短讲,有熟悉的台湾民谣,也有流行的歌曲,学员有的是老闆,有的是上班族,有的是妈妈,有的是阿公⋯⋯大家来大庙上课,学以致用,成了台江最在地的业余乐团。

    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

    音乐最感人,在这台江古茨,天地人三合的门口埕,听得兴起的退休老校长,也以专业的声乐歌喉,唱起杯底不通饲金鱼⋯⋯令人讚歎!

    屋主郑新讚老师,从教育界退休之后,回到十三佃故乡,带着族人,整理祖茨与农村文物,有机会就参与台江大庙兴学运动,他说,郑家古茨是阿嬷郑陈来在1929年所起建,至今已有八十八年了,比府城林百货早三年。为了準备这场台江古茨中秋音乐会,他特别早起,将郑家祖佛大道公,请回古茨坐镇,供拜香花、四果,和祖先以及乡亲,一起赏月赏乐。

    郑老师的摰友故旧,有的从台中,有的从竹山,赶来一起参加这场音乐会,赶来斗热闹,他说,在中秋月圆之夜,欣赏台江在地培养出来的乐团演奏,此情此景倍感温馨,既是文化陶冶,也把乡亲的感情重新连繫起来,慢慢地重拾台江先民相放伴的精神。

    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

    担任音乐会主持的大庙兴学青年志工杨淑瑶则说,这是守护台江土地的感性分享,月很圆,风轻吹,看见大家很陶醉,聆听古茨音乐,这是一个很感动的中秋夜。

    辅上国中的翁姓同学,人生第一次,担任助理主持人很紧张,但也难掩兴奋,她说,紧张的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主持,兴奋的是音乐会有好多人参与。大家在三合院古茨前,一边赏月、一边赏乐,品尝郑新讚老师亲手栽植的柚子,这真是中秋绝配。这场台江古茨中秋音乐会的气氛真的很好,看着三合院前满满的观众,热情参与、对音乐着迷、也彼此分享对台江文化的期待,这场音乐会,好像就这样集结了大家的心!

    在地的国小老师翁育民也有感而发,他在脸书写下这一夜的感动─

    「这也让我想到在西元1930年代,那时的台湾是『跳舞时代』⋯⋯那时的『跳舞时代』,对后世台湾的文化影响很大;现在的台江,有社大的音乐课程、一村一庙一乐团、跨年音乐会、台江文化季以及像今晚这样的音乐会──从现在开始,我们已经开创咱们台江的『音乐时代』!」

    以文化重建台湾乡村社会,可不可能呢?

    从这场台江古茨中秋音乐会来说,没有大明星、没有大人物、没有大舞台…没有观光式的宣传,有的只是在地培养的子弟乐团,在地栽种的红柚,在地青少年参与的热情,但是却让在地阿嬷笑得好灿烂⋯⋯值得台湾社造及文化工作,共同思考。

    音乐会结束之后,蓦地想起一位国中同学的感言:

    「走近土地才能更了解在地故事文化,她很高兴能够跟着老师一起参与台江古茨中秋音乐会。」

    诚哉斯言,在今年的中秋之后,我们能否重回村庙,重回家乡,一人学一样乐器,推动一村一庙一乐团,共组音乐社群,在明年的中秋节,在故乡的老茨,以音乐创造在地的文化节庆,让在地村落,週週有学习,年年有节庆,丰富在地的音乐文化密度,那幺,我们或有机会,从此时开始,共同营造台湾未来百年的新文化,一如今日好好记录在地日常文化生活,即是拍下台湾未来的百年老照片。

    村村有音乐台江古茨音乐会迎中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