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<主页 > 艺术体验 >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>

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



   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侠客雄心——董培新生于1942年,是1960至90年代红极一时的武侠插画及漫画家,移居加拿大后习国画,近日在海港城办《侠客雄心‧董培新作品展》。(林霭怡摄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《景阳冈(武松打虎)》——董培新以画功表现出武松的无比气力。(林霭怡摄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享受画画——退休后, 董培新视画画为享受,不再计时。(受访者提供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人生伯乐——查良镛很早期已找董培新画画,可惜当时《新报》与《明报》是「同行」,他因道义而婉拒,直至退休后才画金庸的作品。(受访者提供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《虞兮虞兮(项羽与虞姬)》——董培新笔下的项羽与虞姬,画得刚柔并重,令画面有强烈的张力。(林霭怡摄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《蜀道难(三国演义)》——董培新说,蜀道是一条窄得仅够独轮车经过的路,很神奇。这幅画想表达出山谷空灵的感觉。(林霭怡摄)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 潮来潮往 挥笔不倦 董培新以画代剑 驰骋江湖七十载

    「武侠,是我画画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题材。」已移居加拿大,近日回港办画展的董培新说。他笔下,张飞长坂坡单人匹马喝退曹军、武松徒手打虎、吕布辕门一箭中红心,幕幕精彩情节定格在画框内。

    董培新画过无数武侠小说插画、杂誌封面、电影海报,曾与金庸、倪匡、古龙、高阳等作家合作。乘着香港六十、七十年代的武侠热潮,他的才华得以尽情发挥,一画便70多年。今天热潮退去,但各种江湖轶事、恩怨情仇、侠骨豪情仍在他脑中上演。

    《侠客雄心‧董培新作品展》在维港旁的海港城美术馆展出,30幅以武侠、英雄人物为题材的水墨画作乃董培新近数月画成,当中大部分为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的情节。「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这些经典作品历久不衰,年纪大了重读,会有另一番味道,故事见尽人性。」像眼前一幅《虞兮虞兮(项羽与虞姬)》,身材健硕、一身装甲的项羽握紧拳头、别过脸,表情沉痛,而纤瘦虞姬的一身单薄衣裙,跪在地上轻托剑,一脸心甘情愿,画面构成强烈的反差与张力,董培新感慨地说:「此时项羽已经兵败如山倒,自杀之前,虞姬要他先杀她。我构思这幅画,想表达出这两个人的无奈。」

    董培新读小说,总会在脑中想像很多画面。「我很爱胡思乱想, 边看小说边构思角色的形象、性格、身处环境、场面的结构。」董培新说,画《景阳冈(武松打虎)》时,极力思考如何表现力量。「根据水浒传的描写,武松力大无穷,平时看相关的画作总觉得没有说服力。」他笔下的武松,粗壮的手臂紧紧地抓着虎头,人虎扭作一团,老虎表情痛苦,血花四溅。

    曾任电影美指 对画画有帮助

    很多人说董培新的画作富电影感,大抵跟他从事电影美术指导的背景有关。「剧本通常是空洞的,主要写人物动作、对白,往往将场景、人物写得简略。担任电影的美术指导,需跟导演沟通,好多时要加上导演对故事、角色性格、造型的理解再画出来。这个阶段很重要,学习思考及塑造人物及场面的具体细节,训练『无中生有』,对画画很有帮助。」

    追溯董培新武侠画作的起点,原来是4岁半在广州的童年生活。「那时很喜欢玩『公仔纸』,纸上通常印有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等英雄人物,亦很爱到理髮店看连环图,多数是武侠故事。自始沉迷画『公仔』,上课时画英雄人物画满书簿,常被老师训斥。」

    上到中学,董培新遇上欣赏他的美术老师,老师甚至配了美术室的锁匙给他,特准他自由进出。加上董培新跟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很熟,在这两人的帮助下,他自小已饱览校内的美术馆藏,对不少名画及美术史有一定认识。

    武侠风潮流行 日睡4小时画插图

    后来董培新的父亲移居香港,他在15岁时亦来港与父一起生活。来港初期,董培新为出版武侠小说的「祥记书局」画插画,后来到罗斌办的《新报》、环球出版社工作,画连载武侠小说的插图、武侠杂誌《武侠世界》的封面,当时武侠风潮流行,很多出版社也找上董培新画画,工作量愈来愈多。「有段很长的时间,我每天只睡4小时,没有假期,每幅插画要限在15分钟内画完,否则睡眠时间更少。我画画的收入尚算不错,若一般插画家平均薪水是300元,我当时可以赚到3000元,但薪水全用于养家。」

    他说,父亲以前做惯老闆,不愿打工,失业良久,于是来港后的董培新便成为家庭支柱。「那时一份薪水养9个人,家庭负担很重。或许正因我有一个不太好的父亲,被迫努力挣扎求存,才令我有更大的工作动力。假如我自小丰衣足食,可能之后做不了这幺多工作。当时压力大,纾解方法只有不把压力当一回事,心想日子还得过下去,若意志消沉、顾虑将来,人便会崩溃。只能竭力当下,在沙场一直杀下去!」这样说着的董培新,真有「一夫当关,万夫莫敌」的气势。

    到了1960年代初,罗斌创立「仙鹤港联影业公司」,这位「精打细算」的老闆找董培新兼任电影美术指导、画电影宣传海报,董培新因此在电影界打响名堂,一时间成为不少电影公司的御用画师,很多粤语电影海报都出自他手笔。60年代中期,粤语片市场开始萎缩,董培新转型画漫画,「画漫画更加辛苦,因为要『度桥』,高峰期每日交9段漫画」。很多个晚上,董培新对着白纸发呆,看着桌上的手表,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收稿人员快到,却苦无头绪。为了不被打断思路,妻儿只能戴耳机看电视,不能发出声响。「凌晨2时,驾电单车的收稿人在我家楼下踩尽油门『追稿』,但有时怎样也交不了稿,只能请收稿人先回去,稍后亲自送上。」

    「几乎所有创作人都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创作。」董培新像说故事般形容自己的创作经过,「每当我酝酿灵感时,总觉得脑内有个东西可以发展,初初出现时,它似一个细胞,没有形状,我要继续冷静思考、让它慢慢生长、放大,它便会伸出手脚来,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理念!」脍炙人口的漫画作品《波士周时威》、《鞋底秋》、《豪放女》、《老千王》等等,原来就是这样的状态下,在董培新的脑袋裏孕育出来。

    移民后习国画 重新享受画画乐趣

    六四事件后,不少港人对九七恐惧,出现「移民潮」,董培新也于1989年移民加拿大。「 移居后生活舒适了许多,可以平静地工作,现时画画是一种享受 。」他拜岭南派国画大师杨善深为师,研习水墨画,并终于将读了几十年、在心中酝酿良久的金庸小说场景画下,开始了更高难度的国画创作,举办多场画展。

    今次画展之后,董培新会继续《三国演义》的国画创作,「回加拿大后打算开始画一幅20尺长的赤壁之战,这些画要画得很精确,因会有很多史学者考证」。将来更计划挑战画《红楼梦》,「所花的心力将会更大,因太多红学家会考证,我必须做很多资料蒐集,画每一个器皿、园林布局都不能出错。当你想画传世之作,便要认真处理。可幸我喜欢作画有些压力。」说罢才知,退休后的董培新虽离开了忙乱压抑的香港,但从没在他想像的沙场中退场。

    ■《侠客雄心‧董培新作品展》日期:即日至10月27日时间:上午11:00至晚上10:00

    地点:尖沙嘴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阶207号舖「海港城 ‧ 美术馆」

    文:吴颖湘编辑:王翠丽

    电邮:travel@mingpao.com